【美術觀察】新冠肺炎疫情下藝術品的行業危機與藝術責任

來源:《美術觀察》   作者:向勇   時間:2020-05-14
內容摘要: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國內藝術市場的停擺和國際疫情防控預期的不樂觀,給我國藝術品行業的複蘇帶來更大的經營壓力。疫情衝擊對藝術品價值鏈的創作、畫廊、拍賣、展覽、收藏和藝術衍生品等領域正在發生不同程度的負麵影響。藝術機構從業者應調適心態,加強內部“減壓”與外部“輸血”的應對措施,積極采用新興技術,培育藝術消費新業態。藝術家要自覺回應重大事件的曆史關切,創作出反映時代風貌、社會價值和精神內涵的精品力作,在疫情危機下展現藝術的審美價值和時代的責任擔當。

關鍵詞:新冠疫情,藝術品行業,危機應對,價值擔當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是2020年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災難和全球蔓延的“大流行”事件,給國際社會經濟的健康發展蒙上了厚厚的陰影,也是讓無數文創企業感到生存絕望的“恐懼殺手”。現階段,我國政府在對疫情防控采取嚴防死守的措施取得良好的效果之後,開始轉向靈活有序地推進複工複產和企業幫扶,確保全年社會經濟發展各項目標的順利實現。筆者根據相關資料推測,此次疫情發展及防控周期大致分為五個時間段:從2019年12月8日至2020年1月22日,武漢地方政府的“弱防控階段”;2020年1月23日至2月29日,全國處於下沉社區(村莊)人員網格化管控和企業管製型複工複產的“強防控階段”;3月1日至4月30日,疫情基本得到控製,全國將采取疫情防控與經濟恢複相結合的“巧防控階段”;5月1日至6月30日,全民生活生產正常化,全國將處於科學診治、製度防控和促進經濟發展的“軟防控階段”;7月1日以後,全國將處於不排除與冠狀病毒較長時間共存、製度性防控和全力衝刺脫貧攻堅、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常態防控階段”。因為文化背景、政治傳統和思想觀念的差異,不同國家采取的不同的疫情防控措施會出現不同的防控效果,這樣會在一定程度上拉長此次全球疫情警報解除的時間表,進一步增加我國疫情防控的難度和綜合風險的不確定性。
相較於2003年的“非典”疫情,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傳染性更強,傳播範圍更廣,防控難度更大”,我國各級政府防控措施更嚴,境內擴散與境外輸入的雙重壓力讓人們的恐慌心理更重,徹底打亂了企業正常經營的時間窗口和利潤窗口,將本來就存在的文化市場經營的不確定性和風險性突然拉得更高,讓所有文化經營者都措手不及。筆者初步估算,此次疫情給我國文化產業造成的直接損失大約在12000億元至19000億元之間,損失最大的是文化旅遊業、電影業、休閑娛樂業、演藝業、節慶會展業等文化行業,其中包括畫廊、民營美術館、藝術展覽、藝術拍賣、藝術教育、藝術園區等在內的藝術品行業。中國藝術品行業本就飽受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中美貿易糾紛等外部環境的影響,遭受此次打擊無疑是雪上加霜,苦不堪言。
藝術可以燭照黑暗,溫暖人心,給人感官的愉悅和心靈的慰藉;藝術可以反思人性,啟迪哲思;藝術可以反諷社會,鞭撻不公。從1月23日武漢“封城”開始到三月中旬,我國幾乎所有的美術館、博物館和圖書館都處於閉館階段,各大藝術展覽和藝術博覽會紛紛延期或取消。在災難麵前,人們第一反應是身體健康的保護壓力和正常生計的維係焦慮。生存需要固然是人的基本需要和本能需要,但在生活物資基本保障的情況下,長期的居家隔離和心理焦慮使得人們開始關注文化消費。為了逃避壓抑的現實環境和沉重的心理情緒,人們一般選擇輕鬆、幽默、娛樂性較強的文化娛樂消費品,也會通過互聯網平台、紙質出版物和視頻材料關注一些藝術性強、主題深刻、內涵深邃、能引發生命和死亡思考的藝術作品。
除了事業單位型的國營美術館、少數老牌藝術拍賣公司和個別大型藝術展覽集團,藝術品行業的從業機構一般為雇員數在10人以下的微型企業,企業自有維持資金較為困乏,一般僅有二三個月的周轉資金。疫情“強防控階段”的休克停業給藝術品行業造成2月的銷售業績幾乎顆粒無收,疫情“巧防控階段”,藝術品行業的複工複產也不會在各級政府最優先考慮的範圍,藝術品行業的經營風險期會比農業、製造業等傳統行業更長,也比金融業、商貿業等其他服務業被社會忽視的可能性更大。從藝術市場總體情況來看,疫情衝擊對藝術一級市場的影響比藝術二級市場更大,對於當代藝術市場的影響比古典藝術市場的影響更大。
從藝術品行業的價值鏈來看,對藝術家的藝術創作影響不大,除去心理恐慌對藝術家創作造成的負麵影響,由於個體性和個人化的藝術生產方式,社會外界幹擾的減少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會增加藝術家的創作數量和藝術品質;各大畫廊無法開展藝術品品鑒、展覽和線下促銷等推廣活動,會影響作品的銷售;隨著各大展覽的延期或取消,藝術展覽機構基本處於完全停業的狀態,民營美術館比公立美術館麵臨更大的運維風險;對全年藝術市場影響較大的春拍也紛紛推遲甚至有可能與秋拍合並,給藝術拍賣公司上半年帶來巨大的財務壓力;藝術教育機構線下培訓全部關停,部分機構轉到線上,對本來就以線上業務為主的藝術教育機構影響不大,甚至還有一定業務的增長;在疫情嚴防控期間,藝術展覽和藝術博覽會基本全部停止,對這些藝術機構影響巨大;藝術金融和投資機構受總體經濟環境的壓力在短期內也將有較大影響;以實物產品為主的藝術衍生品公司也幾乎全麵停產,影響較大,而藝術版權類公司受到的影響不大;藝術出版、藝術傳媒等藝術機構會受到一定影響,但不會遭受根本性打擊;個人化的藝術批評不會停止,隻是發出的聲音會被疫情輿論暫時性淹沒;以藝術收藏為目的藝術博物館、個人和機構藏家受到的影響不會很大,他們會重新調整藝術收藏的節奏、途徑和方式。
天災人禍及於大地,人人都不能置身事外,藝術行業和藝術家也不例外。中國藝術品行業將在今年6月以後緩慢恢複,整個行業要接受半年以上市場低迷的發展狀態,國際藝術品行業的複蘇仍取決於國際疫情防控的整體效果。當然,我們可以說,恰當的安逸與適度的焦慮是孕育創新的溫床,包括藝術品行業在內的文化企業家要及時調整恐慌的心理情緒。
在此次疫情的“強防控階段”和“巧防控階段”中,對藝術機構內部而言,要對自身機構擁有的現有資金和可以利用的資金渠道進行客觀理性的評估和安排,盡全力降低企業的運營成本,維持企業基本的生存狀態;調整好線上辦公的節奏,安撫員工情緒,鼓勵員工士氣,營造企業團結一致、共克時艱的溫暖氛圍,激發藝術家創作以疫情防控為主題的重大社會題材作品,展現藝術對時代的關注和生命的反思。對外部而言,藝術機構要積極爭取各級政府針對轄區內所屬文化企業所采取的緩繳用地用水用氣費用、減免租金、減免房產稅和城鎮土地使用稅、給予財政補貼、提供紓困資金支持等一般性的公共救助,推動各類藝術品行業協會上下遊的業務整合和橫向協同,成立行業、園區或聯盟內的救助基金,爭取文化藝術行業自身合作的集體救助;鼓勵各級政府和企事業單位進行政府采購或社會讚助,為藝術家麵對時代的現實創作提供環境,並積極推動藝術機構麵向疫情防控機構組織的藝術品捐贈的免稅製度。此外,藝術機構要切實重視5G技術、智能技術給自身業務開展帶來的機遇,高度關注數字經濟的商業模式和線上線下產品與服務的業務協同,不斷加強產品與服務的內容創意和技術創新的內功修煉,將研發和策劃工作做深做細,推出線上展覽、虛擬展廳、線上拍賣,融合與其他藝術形式,打造沉浸式藝術品鑒和交易平台。
麵對這場由公共衛生危機引發的經濟危機、社會危機和國際危機,如何通過藝術的媒介去反思這場世界危機和精神苦悶,如何引導人們去吸取疫情所帶來的經驗教訓,是藝術家要認真麵對、深刻思考和用心回答的問題。這不是藝術的詩性浪漫,而是生命的智慧回響。老彼得·勃魯蓋爾(Pieter Bruegel)在1562年或1563年創作的《死亡的勝利》,描繪了14世紀瘟疫橫行下人的悲慘死亡與整個歐洲的末日絕望。修昔底德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中詳細記錄的雅典鼠疫,被17世紀比利時畫家米希爾·史維特斯(Michiel Sweerts)以超凡絕倫的繪畫技藝生動複原。這些直麵瘟疫和死亡的藝術作品,過濾時間對曆史真相的遮蔽,以形象感知畫麵引起後人警醒曆史、警示災難,進而重建當下人性的光輝與生命的意義。
在這次麵對新冠肺炎疫情的生死戰鬥中,我們看到了許多藝術家創作的藝術作品,其中也不乏幾件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但總體而言,這些作品大多分為兩類,一類是英雄式的“頌歌”題材,表現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沉著指揮、一線醫護人員的英勇逆行;另一類是娛樂式的“調侃”題材,反映疫情危機下百姓的俗世生活與自娛心態,而有精神內涵、價值深度和文化靈魂的精品之作少之又少。當然,我們寧願相信那些反映此次疫情危機的精品力作正在藝術家的畫室裏呼之欲出,假以時日,它們將會高高地矗立在我們麵前。我們拭目以待。
藝術史是人類史的一部分。藝術是時代精神、自然環境和曆史事件共同作用下的產物。正如丹納所言,“苦難使群眾傷心,也使藝術家傷心。藝術家既是集體的一分子,不能不分擔集體的命運。”〔1〕藝術是曆史的典藏和時代的見證,是社會關係的產物,能給人們帶來心靈的慰藉和精神的宣泄。流行於14世紀中葉的歐洲黑死病奪走了2500萬歐洲人的生命,也瓦解了綿延中世紀千年教會的僵化專製,也迫使人們展開對瘟疫危機的深度反思,催生了許多經典的藝術家和藝術作品。正是這些偉大的藝術作品開啟了歐洲文藝複興的新時代。〔2〕

人們對生活的直觀感受及其感受內容所塑造的“可感肌理”,讓審美體驗成為構建人們日常生活意義體驗的主要模式。〔3〕隨著民眾審美素養的提升和藝術消費觀念的進步,藝術品行業已經進化為包括藝術鑒賞、藝術交易、藝術投資、藝術收藏在內一個複雜生態體係的社會行為網絡,涉及數量眾多的利益相關者,相信大家一定會團結一致,共克時艱。危機一定會過去,時間會重塑一切。當前,藝術戰“疫”,不隻是醫護人員和科研人員的重任,也是廣大藝術品行業從業者的責任。藝術機構不是新冠疫情的犧牲品和旁觀者,而是全民疫情防控積極參與的戰鬥者和重大曆史事件的記錄者。

 
注釋:

〔1〕[法] 丹納著,傅雷譯《藝術哲學》,江蘇文藝出版社2012年版,第41頁。

〔2〕[意] 桑德拉·巴拉利著,伍姝瑾譯《圖解歐洲藝術史:14世紀 哥特、騎士精神、瘟疫、細密畫的時代》,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9年版。

〔3〕王德勝《當下生活的“審美幹預”——從重建美學與生活的關係出發》,潘立勇主編《審美與文化創意》,南京大學出版社2018年版,第3—9頁。

向勇   捕鱼可以兑换微信红包的游戏教授、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

(本文原載《美術觀察》2020年第5期)

 



版權所有 © 捕鱼可以兑换微信红包的游戏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頤和園路5號北京大學紅六樓 郵編: 100871 電話: 010-62751905